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野夫回应收徒行跪拜礼我就是江湖子弟规矩还得守着

时间:2019-08-02 09:34:21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编者按:近日,网络上流传了一张诗人、作家野夫收徒跪拜的仪式照片,照片上野夫端坐于椅,所收之徒正跪在垫子上行叩头礼,桌上供奉关公塑像并燃红烛两根,关公像背后则贴着红纸黑字的“拜师礼”和“天地君亲师”字样。

此照一经曝光,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批评这是重拾糟粕,拜关公更是充满江湖气,特别是以往野夫常以批评权力和体制的自由主义者形象面世,此举完全背离自由平等的现代精神,甚至让人怀疑其一贯的姿态是否真实。也有人认为野夫如何收徒与他人无关,遵江湖例行跪拜礼完全属于个人自由,所谓自由派公知只是外界贴给野夫的标签,既然原本就不是其自己承认的形象,更无谈形象坍塌。

11月1日,野夫就此事在个人微博贴出长文《我就是江湖——关于收徒跪拜兼答天下》,正面回应自己收徒一事和社会的各种质疑。野夫在文章里说,自己平生跪拜过好几位师父,民间私学,私相授受,行跪拜礼是仪式、是良俗、是对学问的尊重,只要两厢情愿,就碍不着天下人的权利,这才是自由。而江湖之中,洪门论兄弟,青帮论师徒,袍哥论上下,入门都要拜武圣关公,都要讲道义和礼数,以及严格的家法和规矩。当今时代正是因为什么都不敬畏,才导致官人和民间都无恶不作。讲一点规矩义道,就被说成是搞封建,仿佛真正的自由主义,是可以干预他人的自由。

野夫称自己是自由主义者,同时也是文化保守主义者、是江湖子弟。传统中优质的礼仪文明,既不属于儒家,也不属于皇家,而是江湖民间的。文人公知自由派,是外人贴的标签,自己虽然信仰自由宪政法制,说的做的也都不少,但跟文人公知自由派绝不是一伙的。

野夫在文章中还提到,自己所收之徒是朋友的儿子,都是青春叛逆,循古礼是为了打磨性子、严加管教。自己跪来的一点学问,弟子也得跪着接过去,不为别的,就为对历代前辈和先烈的尊重。

然而,野夫的回应文章并没有让争议平静。反对者依然反对,并且直指其所谓的江湖道义无非师徒伦理、拖关系走后门,其真面目就是江湖骗子,不过为了名利,而且行文种种充分暴露出其骨子里的威权意识。支持者也仍旧支持,认为野夫素来就有侠义之风,收徒一事不犯法不害人,信什么就守什么。此外也有中立者认为可以赞成或者不赞成这样的收徒礼仪,但都应该尊重野夫师徒的选择,不能随意干预他人自由。

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孰是孰非,恐怕永无定论。这里只贴出野夫的文章,供读者自己阅读,做小伙做旱地游泳机何评价,是大家各自的自由。

我平生跪拜过好几位师父,有文有武,以后准备慢慢写下来。

先说一个文师父,丁忱先生,是黄焯老先生的关门弟子。黄焯是谁,今天知道的不多了。他是黄侃先生的侄儿兼弟子,黄侃是章太炎先生的弟子——民国称雄的“章黄学派”便因此二老命名。也就是说,丁忱先生,乃本门第四代传人。

丁忱先生就要博士答辩的时候,导师黄焯一病不起,无法主持。丁先生跪在床前请安问策,焯老细语叮嘱曰:勿急,你须去北师大答辩,主辩导师是陆宗达,是我师弟,你的师叔。(章黄学派一花开二叶,北有陆宗达,南有黄焯)我这已经修书一封,你带去给他,他必不会为难于你。

于是丁先生就去北京见了师叔,陆先生叮嘱曰:我主持答辩,另外请来的四位导师,你只需提防其中一位,他是《中国语文》的老编辑,特别刁钻古怪,独他,不会给我情面。

答辩开始,陆先生主持曰:丁忱乃吾师兄收山弟子,师兄病沉,自恐不久,托我代他主持。我们同门,不便多说,就请各位提问吧。

丁先生的博士论文是《毛诗训诂》。果然,其他三位导师随便几问,轻松答毕。只有《中国语文》那位先生发问——《诗大序》与《尔雅》有何关系——顿时把丁先生问住了。

丁先生冥思苦索,出来小便,忽然想起陆先生的提示,顿时豁然开朗。回去答曰:诗大序与尔雅并无一点关系。所有导师皆笑了,因为一般人多会被误导去瞎扯各种关系,那就反而上当。于是,答辩通过。

章黄学派只是“小学”研究的门派。所谓小学,指的是文字、音韵和训诂。

黄侃先生民国初年在北大,已然是名门大师。但他那时精通小学,却不太懂经学。当时经学大师是刘师培,与黄侃算是平辈齐名的人物。刘师培膝下无子,年衰病倒,来日无多,没有传人。哀叹自己家里五世传经,满肚子学问这就要带进坟墓了。黄侃先生听罢痛惜,于是带上银洋和拜师帖,到病榻前跪拜三叩首,竟然拜了这位同辈为师。

刘师培先生的经学终于得以传承,黄侃先生为求知而屈身,一时传为学界美谈。

古汉语还有个大师叫杨树达,是黄侃先生的同事。他的侄儿叫杨伯峻,现在中文系出来的,应该都知道他。杨伯峻那时想拜黄侃为师,希望叔叔帮忙牵线说合。杨树达说,你备好银洋三封,拜师帖一纸,直接去他家里,进门放好封帖,纳头便拜。如此这般,他必然收你为徒,传你小学经学。

杨伯峻依计而行,进门跪倒尘埃,俯仰三叩。黄侃哈哈大笑,问道:谁给你的主意?杨伯峻答曰:叔父杨树达。黄侃笑道:难怪难怪,他是知道我的,因为我这学问,也是磕头才学来的。你跪拜我,尚不委屈你。

于是,这一对师徒,又成就了学林一段佳话。

我在遇到丁先生之前,个大学是恩施师专。

古汉语的老师在讲到古代音韵学的时候,歉疚地说:这个我也不懂,无法讲清楚,你们自己看教材,能学多少是多少,反正是绝学,也没用。

这个学问,还真没法自学。我有个师兄叫龙庄伟,偏偏想要考音韵学的研究生。他只好寒假去武大,找胡国瑞先生求教。胡先生说,你们恩施地区,只有一个人懂音韵学,你可以就近找他拜师。这个人就是利川的刘湘松,你去打听他在哪里,联系上即可。

于是,龙庄伟就来找我,我便帮他联系了拜师一事。后来,我这位师兄果然就考上了河北师大的音韵学研究生,成了钱玄同的再传弟子,也就是章黄学派的第四代,和丁先生同辈。之后,他成了该校的中文系主任,河北省副省长,现在是民盟中央的常务副主席。可惜他一肚子古汉语音韵学,再也传不下去了。

我大学毕业后,和刘湘松先生成了哥们。我和苏家桥、方舟一班弟兄学习旧诗,也想弄懂音韵学,于是便去他家拜师。一伙人进门便跪拜,一哥们手忙脚乱,直接踢翻了他家的水缸。后来,刘湘松先生便每周给我们坐床授课。我们平时是哥们,但我执的一直是弟子礼。

民间私学,私相授受,行个跪拜礼,是仪式,是良俗,是对学问的尊重。两厢情愿,碍不着天下人的权利。所谓自由,这才是自由。

江湖之中,洪门论兄弟,青帮论师徒,袍哥论上下。

不管论什么,入门都要拜武圣关公,都要讲道义和礼数,以及严格的家法和规矩。清末的江湖,真的有声有色,庄严勇毅,好看且好玩。都要反清复明,都要驱逐鞑虏,一帮留学生、知识分子为主组成的同盟会,天天喊着革命,一到要起义的时候,动员的还是江湖。洪门青帮,出钱出枪,拿出兄弟去赴死。而那些所谓党人呢?

四川护路运动,各个乡码头蜂拥而至围攻成都的,主要是哥老会。武昌辛亥革命,主力同样是江湖会众。孙中山早就看出党人不济,自个也在美国加入了洪门。

为什么?因为党人爱撕逼,爱与同道为仇,说翻脸就翻脸。看起来主义相似,交起来却无情无义。这样的党人,你要跟他反清复明,前敌的子弹没到,你后面的菊花已经中刀了。

江湖则不然,它有规矩。一起磕头了,那就是兄弟。两肋插刀的,那叫道义。背后动刀的,那要三刀六洞被处死。江湖人敬的五伦——天地君亲师,这里的君是君子。如果是你们心中那君王,那还反个屁的清。

今儿这时代,啥都不敬畏,于是官人无恶不作,民间也无恶不作。天地不足畏,亲师可以卖。你要讲一点规矩义道,同心同德反对一下邪恶,他说你搞封建,是伪自由主义者。仿佛真正的自由主义,是他可以干预他人的自由。

这些话,能懂的都懂了,不能懂的,何足道哉。

我有个兄弟,儿子长成,到了青春叛逆期,突然就厌学了,退学回家。父母询之,说是想拜野夫为师。我还有个老乡,也有个儿子,混迹南粤,底层打拼,能吃苦也能打架,不免要惹祸上身。

两家大人都托人来说,希望我能学古代“易子而教”——也就是帮他们管教一下孩子。说实话,此前曾有很多年轻人找我拜师,我一个也不敢收下。原因很多,其中至少一个理由是,我怕误导了孩子们的前程。

眼前这两个后生,根器不错,心性也不错。我对引荐的朋友说,你去给他们说清楚,拜我为师,得循古礼。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别说跪拜,老子这脾气,你要敢欺师灭祖,我得拳脚上身。你们都是独生子,打小娇宠,跟网上那些爱骂人的,学的都是目无尊长,唯我独尊,自私自利。真要敢交给我来打磨,你就要受得这个罪。

两辈人几番思议,决定还是要拜师。我也渐渐老去,也想把平生经验和教训,三观和主张,手艺和本事,一代代薪火相传下去。我这跪来的一点学问,你也得跪着接过去。不为别的,为个对历代前辈和先烈的尊重。

无论东西方,都有自己的礼仪制度。制度属于政治,礼仪属于文化。基督教入门,要低头受洗礼;佛门皈依,要拜师剃度。我在欧洲教堂,也见多了下跪画十字说阿门的。制度要西化,要的是那民主法治和自由,要的正是那无论官府和个人,都不得干预他人天赋人权的自由。而礼仪则从来不必西化,保存的正是本族文化中的多样性和骨血。

陈丹青兄,可谓够西化的吧。他与木心先生在美国结下师徒缘,不仅一生执弟子礼,还以自己之能力,让久已不为大陆所知的先生东山再起,名满天下。更重要的是,把独身无后的师父接回故乡乌镇,养老送终,跪灵扶棺。再以一己之力,设计修成木心艺术馆。

今年我们基金会,给他颁了一个义气奖,奖励他如此的古风道义。他说他平生获奖多多,唯有这个来自江湖的古怪的奖,让他为感动和温暖。

我是个自由主义者,同时我也是一个文化保守主义者。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不维护极权,从来都不会苛求他人,争取的永远是自己和每个人的权利。吾族道统和文化传统中那些优质的,既不属于儒家的,也不属于皇家,乃是江湖民间的。

打碎这些礼仪文明的,正好是极权社会,以“破四旧”的名义干的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独不明白,今天某些所谓的自由战士,难道也要与他们合谋,以反封建的名义,来讨伐我们这些纯民间道义的坚守者。

传统中国,三百六十行,行行都要拜师传徒。因为人人都知道,工作和生活不是皇家给的,不是政府给的,是师父给的。师之所存,道之所存也,所以要尊师重道。师父要传道授业解惑,你才能在社会上讨生活,才能养家活口。

某些宣传,至今仍说没有了他们,你什么都不是。明明是你自己出卖劳动,换取工资,他偏要说这都是他们给的。因此,尊师是要打碎的,必须尊他才行。

好在江湖不死,至今很多的传统行业,还是师徒制,还是要行拜师礼。我看见民间那些无数底层青年,跪拜师父,三年从师,再为师父打工三年,我就感动。因为这是一个还知道感恩的民间,还没有丧尽天良。幸好在这个底层社会,还没有那些批评家。

当然,这些批评家,如果看见武林收徒,看见帮会收徒,看见石匠木匠收徒,他们可能并不反对跪拜,或者说反对了也没意义。之所以反对我,无非一是说我是个民主派,二是说我是个文人,三是说我是个公知,这样几个标签下,你怎么能行古礼呢?当然还有朋友也说,你丫非佛非道非儒,也不说相声卖拳头,凭什么开山收徒?

赵本山收徒礼,你们要骂;郭德纲收徒礼,你们也要骂。这是人家行当的祖宗家法,手艺人必须代代相传,关你们屁事啊?你收徒不跪,是你的家风,没人骂你。要说这跪拜师父,就影响了此国的民主法制宪政进程,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告诉你,我是谁?我就是江湖子弟。

文人公知自由派,这是外人贴的标签。我信仰自由宪政法制,反对专制,说的做的都不比诸君少。但我真还跟你们不是一伙的,用王朔老兄的话说——咱谁的同志都不是——我就是我自己,单打独斗反体制。

我们江湖子弟,自有自己的兄弟。我们从不攻击任何广义的同道,从来后援任何受困的自由战士。我们分得清朋友敌人,大敌当前,我们只能信任真正的道义之交。但凡不讲道义,空谈主义,只晓得政治正确,不珍重友道大义的,也许可以与之成友军,不要和他们有私交。

多少年来,一些来自同道者的冷箭,甚至一些尊者的误伤,我从不还击,也不辩驳。我在世间,自己积口德,默行于荆途,还真是不拿路旁儿的笑骂当回事。

文人或自由主义信仰者,为何不能循古礼收徒?这与我们信奉的民主自由矛盾么?台湾民主自由了,不是一样很多地方在循古礼吗?至于说,我凭什么收徒,嘿嘿,人家父子都愿认,干卿底事?再问你能教孩子们什么?这个我还真不告诉你——老夫也算是有门派有字辈有传承的,你以为我就只会写几篇烂文章么。

酒喝了,说个大貌的话——我在哪里,哪里就是江湖。咱这江湖,是道义江湖,是正义江湖。这礼数,这规矩,我们还得守着。

胡适先生逝去时,蒋公中正挽联曰——

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

旧伦理里新思想的代表。

多么中肯的评价,虽然只有胡适先生当得起,但,晚辈还是可以学的。

白山治妇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
六盘水治白癜风的医院
遂宁医院治疗妇科哪好
湘潭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延边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延边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邓州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邓州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资阳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楚雄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红河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眼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房缺医院哪家好 红河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小儿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文山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房缺医院哪家好 文山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外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室缺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怒江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迪庆眼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迪庆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产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陇南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陇南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邵阳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邵阳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邵阳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邵阳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甘南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甘南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益阳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公主岭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德宏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怒江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临高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临高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怒江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白沙屈光医院哪家好 迪庆有哪些妇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儋州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儋州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文昌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