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生物農藥將與化學農藥互為補充

时间:2019-06-07 13:00: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生物农药将与化学农药互为补充

  生意社12月22日讯

  歐盟自2008年7月29日起正式執行新的食品農藥殘留標準,新增農藥170種,茶葉農藥殘留監測已增加至100多種。國內蔬菜屢屢因衛生安全問題而遭禁運,農藥殘留超標已嚴重影響了中國農產品的出口。為保障食品安全,中國新的《食品安全法》已于2009年6月1日起實施生效。新法案對農藥做出了具體要求,涉及食品安全風險監測和評估、安全標準、生產經營、食品檢驗、進出口、監督管理等諸多環節。鑒于此,大力推廣安全、環保的生物農藥,保障食品安全,確保農業的可持續發展,已成為國內外農藥行業一個重要發展方向。中國作為農藥生產大國,已經開始大力研究開發生物農藥。但從當前生物農藥在國內農業生產中的推廣、普及和應用情況來看,中國生物農藥的發展還存在很多問題和困難。業內專家認為: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應該是互為補充,相輔相成的關系。 “公共植保、綠色植保”大勢所趨 近些年來,化學農藥大量使用所導致的生態環境破壞、毒害人畜、靶標生物抗藥性等不良影響越來越被人們所詬病。美國EPA早在1990年就宣布撤銷91種化學農藥的登記,中國近年也已撤銷了十幾種高毒化學農藥的登記。2009年6月,國務院下發了《促進生物產業加快發展的若干政策》,隨后決定于2009~2010年組織實施綠色農用生物產品(即綠色農業生產資料)高技術產業化專項。其中,農林生物農藥產業化被列為九大專項之一,減少化學合成農藥的使用,發展生物農藥已成為一種趨勢和方向。 據統計,化學農藥的大量使用導致20%以上的果蔬和10%以上的糧食農藥殘留量超標,給人們的健康和生態環境帶來了巨大安全隱患。生物農藥具有對人、畜及生態環境影響小,對農產品無污染,對靶標害蟲針對性強,有利于保護害蟲天敵以及害蟲不易產生抗性等優點,是防治病蟲草害有效的途徑之一,是綠色農業的理想選擇。 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主任夏敬源在論述“公共植保、綠色植保”新理念時指出,中國的植物保護就其性質而言是“公共植保”,就其職能而言是“綠色植保”,主要滿足“綠色”消費,服務“綠色”農業,提供“綠色”產品,著力服務“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農業的建設。現在中國植物保護在技術模式上進行了大膽創新,形成了以基地、作物、靶標、產品和設施等為主線的綠色防控模式,生物農藥在這些防控模式中都有出色的表現,為綠色農業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據夏主任介紹,東北一代區玉米螟的防治,采用了“赤眼蜂+白僵菌+燈誘+Bt”等綠色防控模式,現在年推廣已達到1000多萬畝;在水稻上使用“性誘+天敵”、“性誘+生物農藥”等綠色防控模式,每年每公頃可節約成本220~300元,減少施藥1~2次。生物農藥的應用是符合“公共植保、綠色植保”新理念的。 生物農藥“瓶頸”尚存 近期參加了幾次大型農藥會議,就生物農藥的發展“瓶頸”問題,采訪了生物農藥行業專家和企業代表。專家和企業代表均很看好生物農藥的前景,但同時也指出,國內生物農藥目前的問題很多,發展“瓶頸”主要集中于兩個方面:生物農藥自身特點局限和政策扶持力度。 據國內專家分析,由于生物農藥自身的特點,使它難以在短期內占據較大的市場份額。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首先,生物農藥防治病蟲草害是生物學過程,它不像化學農藥那樣速效,農民不容易接受,這是限制生物農藥發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其次,它的生物活性需要適宜的環境條件,包括溫度、水分、光照和酸堿性等,其貨架期和田間活性保持也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生物農藥的生產往往成本相對較高,生產工藝復雜,產品一致性不高,田間應用技術往往有特殊要求。 對于微生物農藥,中國科學院動物所研究員秦啟聯認為,活體微生物除了本身對環境有影響外,培養過程中還會產生各種雜菌和致病菌等,雜菌可以鑒定,但病毒培養過程中大腸桿菌的產生對人有害,這是微生物農藥的特別之處。他建議管理中要格外嚴格一些。 華東理工大學教授李元廣則認為,生物農藥的應用技術較為復雜是其發展受限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應用技術的研究和推廣誰去做呢?由于屬于應用范疇,自己的研究生做了還不能保證畢業,何況農技推廣單位的工作重點也不在此。“早知道這么難,絕不做這個工作!”有著20多年生物農藥研究經歷的李教授甚至發出了如此感慨! 有企業代表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農民并不是不想用生物農藥,也不是不知道生物農藥的好處,問題是農民只能通過直觀的結果來判斷農藥的好壞,化學農藥殘留、致癌等副作用看不見,但種了蔬菜可產5000公斤,生物農藥發揮作用慢,損失了2500公斤,這個損失誰來補償?因此,生物農藥的藥效慢是代表們總結的主要的“瓶頸”。 另外,行業內還認為,相關特殊扶持政策的出臺,是生物農藥長足發展不可或缺的催化劑。 中國農業大學吳學民教授表示,現在生物農藥的評價體系尚不健全,在進行生測工作時,對照藥劑是選用化學農藥還是生物農藥?環境、毒理如何明確標準指標?生物農藥如何區分?諸如此類的諸多問題都需要討論。 華南農業大學徐漢虹教授在談到植物性農藥有關管理政策時表示,現階段植物性農藥與化學農藥混配制劑登記難度很大,甚至不支持登記。植物性農藥與化學農藥混配,能補充二者的不足,既能起到增效作用,減少了化學農藥在實際生產中的使用量,同時也彌補了植物性農藥緩效、使用成本較高的缺點,使植物性農藥的產品系列化。他認為,要解決這樣的問題,相關部門不應該靠“堵”,而應靠“疏”,即支持植物性農藥科學合理的混配。 徐教授特別呼吁,成立植物性農藥質量標準委員會,建立統一的植物性農藥生產標準,為植物性農藥提供有力的支持。 天津恒源偉業公司的代表則建議,國家相關部門應繼續加大對高毒農藥的管理力度。生物農藥利國利民,但推廣困難,雖然農民對生物農藥的優點認可,但高毒農藥的性吸引力更大。希望政府部門加大宣傳,展示無公害、有機食品的優點,采取更有效的推進手段。 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和諧共處 “不能因為化學農藥對環境的威脅而否定它的貢獻作用,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應該是互為補充、相輔相成的關系”。華南農業大學徐漢虹教授這樣闡述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的關系。 現在中國植物性農藥與化學農藥復配是不能登記的,徐漢虹教授認為,既然化學農藥大面積用于農業生產是必然的,而且能夠互相混配使用,那么作為環保的植物性農藥為什么不能混配?植物性農藥與化學農藥的混配,能補充二者的不足,既能起到增效作用,減少化學農藥在實際生產中的使用量,同時也彌補了植物性農藥緩效、使用成本較高的缺點,使植物性農藥的產品系列化。 據徐教授介紹,中國的一些生產廠家在植物性農藥單劑里加入化學農藥以提高速效性,雖然受農民歡迎,卻違反了農藥管理的相關規定。他認為,這個問題長期困擾著植物性農藥企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植物性農藥企業與相關管理部門缺乏及時有效的溝通造成的,配套制度的制定和完善也需要有專門的組織進行。 據了解,除植物性農藥外,其他品種的生物農藥都有著復配產品,如井岡霉素、阿維菌素、蘇云金芽孢桿菌等,在真菌殺蟲劑方面,很多科研工作者也有所嘗試,如綠僵菌與化學農藥復配,防治草原蝗蟲和東亞飛蝗,白僵菌與化學農藥復配防治蚜蟲、鱗翅目害蟲等,這已在試驗階段推廣應用,更多復配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的復配制劑會研制出來。 武漢科諾謝天健董事長也認為,應該使用生物農藥進行前期的防治等工作,到病蟲害大發生時,應該使用化學農藥先把病蟲害壓制下去;不需要使用化學農藥時則使用生物農藥,化學農藥與生物農藥同樣是不能少的。未來的方向必定是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和諧共處。 相關關鍵詞:銅 鋁 鉛 鋅 錫

如何解决经期小腹胀痛快速有效果
如何治经期小腹胀痛
月经量多贫血怎么治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