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七杀神皇 第147章:回归陈家

时间:2020-02-15 18:29: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七杀神皇 第147章:回归陈家

事实上,除了镇压饕餮外,其余事情上睚眦根本就不愿意多动弹一下,除非是有好处,否则想要使唤睚眦,就只能看睚眦的心情了。

“嗯,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不过旭儿,有件事要告诉你,上个月不久,大长老坐化了。”

此时陈四海出言将一个噩耗告知,闻言神色一愣,随即目光中的光芒不禁黯然下去。

虽然大长老曾经为难过自己,但一切都是出自于对陈家的前途所担忧,甚至不客气的说,大长老是典型的帮理不帮亲,一心全都是对陈家未来的发展所关心。

只可惜自己没办法帮大长老突破脱胎之境,如今大长老坐化,不得不说是陈家极大的损失。

沉默片刻后,便让爷爷陈四海带着自己来到大长老坟墓前,简单的祭拜一番后,询问道大长老子孙一脉的照顾时,格外让爷爷陈四海在资源分配上照顾下大长老一脉子孙。

“这个你放心吧,我都已经吩咐下去了。”

陈四海点头说着,忽然想起陈天宁的情况,这位魔族公主被自己送在了陈家,自然也要询问一下她的情况才行。

“她啊!她现在可了不得,每天带着那些弟子门训练战阵,只是她的修为,进步很是缓慢,现在还是后天二重天而已。”

陈四海的话让不禁感到意外,没想到这位魔族公主这么久不见,居然还真的想办法破开了自身的封印。

自己爷爷陈四海等人不清楚,但心里清楚不过,陈天宁身上的封印是专门针对魔族皇脉的封印,一旦烙印上,想要挣脱绝非易事。

此时陈天宁居然已经恢复到了后天二重的程度,也就表示封印被他挣脱出了一道裂痕,虽然极其渺小的一道裂痕,但相信,这道裂痕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大,直至她彻底恢复。

和陈四海多聊了一些家族的变化后,便前往陈天宁所居的房间,看得出陈家对陈天宁的待遇确实是不低,是单独的一座小型宅院。

要知道在雷霆堡垒中,虽然称不上人员密集,但所居住的地方而言,依旧十分紧张,这个时候陈天宁还能享受到单独自己一个宅院,足以配得上自己遗失在外的妹妹称号了。

不等敲门,眼前房门忽然被打开,陈天宁正要出门却正好看到站在门外,顿时一愣神,惊讶道:“你回来了?”

归来并未惊动太多人,此时陈天宁当然还没有得到消息,故此看到归来的消息,便显得十分惊讶。

“嗯!进去说吧。”

拉着陈天宁走进宅院里,仔细为陈天宁查探了她体内的封印后,不禁皱起眉头,果然如他所想,陈天宁已经将封印挣脱开一道裂缝。

而且修为上并非爷爷陈四海所说的后天二重,而是先天三重天的修为,看到皱眉,陈天宁便向解释道:“我不想太过声张,所以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你不必解释,我信你!”

如果陈天宁要隐藏修为,有的是办法瞒过自己的查探,但既然陈天宁对自己没有隐瞒,还是相信,她不会做出什么傻事。

对于陈天鸣的死,陈天宁如那些圣宗弟子一样,都是震惊到说不出话的程度,虽然已经解释的很清楚,陈天鸣的死完全是自己偷巧所成,不过也依旧让陈天宁兴奋的差点跳起来。

看着陈天宁激动的神色,心中终于放缓一口气来,他之所以告知陈天宁这个消息,就是想要看看陈天宁究竟是否真的他那些哥哥们已经彻底绝情绝义。

如果陈天宁表现出一丁点的迟疑,一定会毫不犹豫送陈天宁离开陈家,不过现在看来,陈天宁的一切举动完全在的意料之中。

当然也不乏陈天宁故意做戏给自己看

,但相信,一个小小的魔族丫头,即便伪装的再怎么好,也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不过对于陈天鸣临死前在自己身上所留下的元神之力,却始终摸不着头绪,陈天鸣这样做究竟是打什么主意??

“这个...你一进门,我就感觉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魔气,只是我现在修为很有限,根本无法感应到究竟清楚,你可否尝试催动你体内真元。”

陈天宁出言说道,这当然不是什么问题,立即尝试催动体内真元,滚滚血气如同浪潮一般从肉身之上升腾而出。

霎时血气之中一股奇异魔光闪烁,居然在头顶化作一枚杀字,这让陈天宁脸色一变,惊道:“魔杀令!原来是魔杀令,难怪我会无法察觉!”

看到陈天宁脸上惊讶神色,不禁感到疑惑起来“魔杀令?那是什么??”目光仔细打量,居然没有看到自己头顶那枚魔气所化的杀字。

这当然不出户陈天宁的预料,因为魔杀令,乃是魔道秘术,当然不会轻易被人发觉,而此术只有魔族之人才能看到,并且必须是修为与发布魔杀令者修为相同之人才能得到激烈的感应。

其余的人,如陈天宁这样的魔族,只有在血气激发的时候,才能够看到头顶那枚杀字。

而被烙印下了魔杀令,代表谁杀了此人,将会得到魔杀令中丰厚的力量作为回报,当然仅限于魔族。

此秘术乃是魔道禁术,代价也是不菲,不仅仅要将自身全部精华作为报酬凝成魔杀令,并且还会彻底魂飞魄散。

如此歹毒的秘术,如此沉重的代价,即便是魔族的狠辣凶残也少见有几人敢如此,这可是让自己连下幽冥入轮回的可能都没有,如果不是真的对此人恨到了,绝不会轻易施展此法。

“如果没有人能杀掉我呢??”

目光一闪,向陈天宁询问出这个问题来,陈天宁并不意外,继续向解释起来。

这门秘术在无所不用其极的魔道被称之为禁术,付出那么惨重的代价下,难道真的仅仅如此么?

答案当然不是,如果没人杀死目标,那么潜伏在对方体内的魔杀令会慢慢侵蚀掉对方体内的真元,渐渐将目标变成如同那些失去理智的魔兽一样狂性大发。

陈天宁说到这里,目光看向,眼前这个让她无法看透的男人,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不过当看到面容上丝毫不为止所动的神情,陈天宁不禁又一次失望起来,无论面对任何事情,哪怕是被追杀,他始终都是如此沉静,他到底经历过什么磨难?能够让他如此沉静如水。

深深的好奇心,陈天宁目光不时打量着,这时忽然回过头道:“我这次归来留不了多久,随后便要前往中州,日后陈家方面还需要你多多照顾。”

“无妨...等等!你要前往中州。”

陈天宁忽然神色一变,情急之下伸手拉住胳膊,能够让陈天宁神色变化如此之大,自然绝非是什么好事。

“嗯,不仅仅是我,还有其他几位古域天才都要前往中州,难道你知道中州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陈天宁如此激动,不禁询问起来,但让失望的是,陈天宁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目光死死盯着认真说道:“我不知道你去哪做什么,但如果你碰到一个叫做七公子或者魔道子的人务必要想办法远离他。”

“七公子?魔道子??”眉头一挑。

“是,他叫陈天南,算起来也是我的七哥,不过众多皇子之中,唯他是深藏不漏,不知道为何他始终压制着自己实力,至今也没有踏入真武,可据传他的战力却是是不可测,连真武之境都要忌惮他。”

听闻陈天宁的话后,不禁对这位七公子更加好奇起来,能够在化灵境与真武叫板,实力强横确实是深不可测。

不过这非但没有让所心惊,反而更想要看看这位绝顶魔道强者究竟是什么一个样子,嘴角一扬,便起身离开。

接下来数日时间,则是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静修,将自己手中的魔晶彻底炼化,要知道白玉矿脉一战,自己手中斩获的魔晶可不是一笔小数。

一直没有时间炼化,如今终于能够静心闭关修炼,当然不会忘记,首先便是炼化掉那些脱胎境的魔晶,更是将赤星璇的魔晶也一同炼化。

只见密室中魔气翻腾,滚滚魔烟下,若是换做一人盘坐在此,必然会受到这里的魔气所侵蚀,但不同,体内混元天功运转,同时九转金身决更是被催动到了。

内外同修下,此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无论是灵气也好,魔气也罢,都会转而被吸入体内丹田之中。

“小子,你快点,我快镇压不住了。”

此时体内睚眦鼎不断催促起来,原来为了防止饕餮鼎继续复苏,睚眦鼎则答应帮助在修炼时将饕餮鼎彻底镇压以防止饕餮鼎来和自己争夺体内灵气。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