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男子名画被扣26年索赔千万警方回应称将调

时间:2019-11-10 21:30: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男子名画被扣26年索赔千万 警方回应称将调查

中新珠海4月27日电(邓媛雯 陈彦儒)针对媒体报道“孙某龙被珠海拱北警方暂扣两幅绘画26年未归还”一事,27日晚上珠海警方公开回应称:珠海市拱北口岸公安分局一直以来都没有回避该案,认真开展了各项调查核实工作,并积极与当事人沟通协商。

据了解,1989年7月16日,拱北公安分局(现拱北口岸公安分局)根据拱北海关的线索通报,将涉嫌走私文物的北京男子孙某龙查获并收容审查,依法扣押其随身携带的“两幅画”(即孙某龙所称吴昌硕、李苦禅水墨画各一幅)等物品。

经送广州鉴定,该“两幅画”为赝品,为此,拱北公安分局认为孙不构成犯罪。当年7月19日,警方依法对孙某龙解除收容审查,退还扣押物品,由于当日送鉴定的“两幅画”在广州尚未回到珠海,该“两幅画”当时没有及时发还。

事后办案人员曾经联系孙某龙退还画作,未果。由于人员变动、办公场所搬迁、当时涉案物品保管、交接不规范等历史原因,该“两幅画”至今没有找到。

据珠海市公安局负责人介绍,对于孙某龙的诉求,珠海警方一直都在积极查找、协商,推动问题解决。2006年5月,根据《广东省公安机关信访工作细则》相关规定向孙某龙出具“此两幅画已丢失,现仍在查找中,相关赔偿事宜责成拱北口岸分局与你协商解决”的信访答复意见。拱北口岸公安分局多次与当事人沟通、面谈协商,力求妥善解决赔偿事宜。

因双方意见分歧较大,一直未达成一致意见,拱北口岸公安分局亦告知当事人可循法律途径解决。2007、2008年,孙某龙分别向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均被驳回,2010年,孙某龙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亦被驳回。之后,拱北口岸公安分局继续和孙某龙协商赔偿事宜,今年2月,当事人更提出数千万元的赔偿要求,近日,又联系媒体报道此事。

拱北口岸公安分局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该局将继续本着认真负责、实事求是和依法合理的原则,尽努力与孙某龙协商,尽快妥善解决此事。同时,也希望当事人理性提出合理要求,依法协商解决问题。(完)

延伸阅读:

涉嫌走私所携名画被扣

孙先生提供的一份扣押物品收条的复印件,扣押物品一栏中明确标注:李苦禅挂式水墨画一幅,吴昌硕挂式《梅花》水墨画一幅。扣押时间为1989年7月16号,经办人李秀庭、陶勇智,扣押原因一栏空白。下方有珠海市公安局拱北分局的印章。

3天后,也就是当年的7月19日,供职单位出具证明后,孙先生重获自由。但当时警方并没有归还扣押的两幅画作。

孙先生讨要被警方扣押画作的行为,一直在持续。直到2006年,拱北分局才给了一个书面的答复。孙先生说:“他们通过调查给我出了这手续,说涉嫌走私。经查,他说是赝品,查找工作仍在进行。”

拱北分局出具的这份文书,显然无法令孙先生满意。随后,孙先生又找到珠海市公安局。但得到的答复却是,两幅画作已经丢失。

警方称经鉴定名画为假

孙先生提供的两份警方情况说明中,当初经办的警官陶勇智在2007年10月22日接受调查时表示:当年,珠海市公安局拱北分局接到拱北海关举报,称孙先生住在珠海宾馆,有走私文物的嫌疑。随后,拱北分局将孙先生带回收容审查并暂扣随身携带的物品,出具了物品扣押收条。孙先生当时自称两幅画是假的。随后拱北分局将两幅画送到广州有关文物部门鉴定,甄别真伪。7月19日,送鉴民警在广州打来,称两幅画经鉴定是假的。因此,孙先生走私文物罪的证据就不够充分,当天解除了收容审查。

对于这份调查笔录中的说法,孙先生不予认可。他说:“我要是走私,你为什么不在走私的时候当场抓我,干吗非得我在宾馆睡觉进来抓我。”

一方说未发还一方说未认领

陶勇智称,解除对孙先生的收容审查时,画还在广州送鉴,没有拿回来。分局发还了其它物品并通知孙先生过两天来领,但孙先生再也没有来。警方后来通过多种渠道,均没有与孙先生取得联系。

当年发还其它物品的警官欧阳群在2007年6月22日的一份情况说明中,也有相同的说法:告知孙先生过两天来刑警队取画,但过了多年,都没见他来。

孙先生则表示,在两幅画作被扣押的第二年,他就拿着单位开的介绍信和证明材料去珠海讨画。“1990年5月5日,去了(珠海),当时(拱北分局)有个人接待我,接待之后他说你回饭店等着。第二天,有人就跟我打,说你赶紧走吧,不提画的事儿。后来我每年都去,去了也没人管,一直都在追。”

警方承认画作已经丢失

值得一提的是,珠海市公安局2006年5月18日出具的答复意见中称:此两幅画已经丢失。而孙先生提供的两份标注日期为2007年的经办警官情况说明中,并没有提及两幅画是否丢失,或者保管在何处。

孙先生的代理律师曹志存认为,既然警方认定孙先生不构成刑事犯罪,那么,无论画作真假,都应该及时返还,莫名其妙地丢了扣押物,只会引起更多遐想。

曹志存说:“这是属于特定物,经过专门保管的东西,丢失是不可能的。即便丢失,或者火烧,或者水淹,总会有一个痕迹留下来。现在没有任何迹象丢失了,显然是公安局在保管过程中出现了渎职行为。”

而孙先生则认为,画应该还在,“我希望是把画给我找回来,拿到那儿去了,他们要是找肯定能找到。”

截至发稿时,珠海市公安局拱北分局方面除了确证两幅画作已经丢失之外,没有作出其它回应[详细]

丢失扣押名画为何难追讨

疑点丛丛之下,确定的是,珠海警方“丢失”了扣押的财物,依据《国家赔偿法》理当赔偿孙先生的损失。孙先生提供的扣押物品收条复印件显示,两幅画分别是吴昌硕的《梅花》和李苦禅的《鹰》。如果画作是真迹,那么警方的赔偿额将是个天文数字。不过珠海警方宣称两幅画作只是赝品。由于没有实物可对证,此事有了新的变数。

实际上,珠海警方必须要能够提供证据证明画作是赝品。除非珠海警方在画作遗失前就已经委托权威第三方进行过鉴定,否则没有资格直接定性画作为“赝品”。

而此案背后所透支的政府公信力,则是另一笔无法算清的账。期待孙先生国家赔偿案能够依据新的司改精神得以妥善解决[详细]

女子收藏毛泽东私信被档案馆借阅 索要38年未果

“这封信是毛主席写给我父亲的私信,我们全家非常珍视。”2015年3月10日,毛泽东主席同窗好友、新化人邹介圭的女儿邹娟娟表示,38年来,她和家人一直在努力追索这封信。原来,1949年12月,邹介圭给毛主席写信,直陈建国之初地方弊政。毛主席收到信后,及时采取措施纠正了地方政府的一些偏差,并亲笔给邹介圭回信。邹介圭感念伟人的情怀,将毛主席的回信当成传家宝珍藏。然而,1977年,当时的新化县档案馆派人将信“借阅”后,再也没有归还,邹家只拿回了一份复印件。

邹娟娟调查发现,当年“借”出去的这封信,一次“露面”是在湖南省档案馆。为此,她多次来到湖南省档案馆,要求归还信件。但该馆相关人员表示,伟人的信应该由国家保管,目前这封信已上交中央相关部门。这起涉及物件收藏权的归属问题,由于在全国尚无先例,已引起文史和法律界的关注[详细]

情感日志
板桥小说阅读网
房产要闻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