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江南小说九鹏VS叶少门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12: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杀手情》  注:这篇文章荣获榕树下2012年乡村社团【启程】征文二等奖,发布出来,与之共享。    状元楼是酒楼,所以状元楼里面的人,不都是才子学士,更多的是商人、官员、贵族、豪侠,当然,还有杀手。  正值农历二十九,再过一日,便是三十,所以状元楼没有往日那么兴隆昌盛。在状元楼顶层的拐角处,一个短发少年正斟酒小饮。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小伙子,面容英俊,身形挺拔有力,只是眼神很冷淡,冷得让人感到他的瞳孔中不是瞳仁,而是冰潭。  “小二,上酒!”喝完一杯,他淡淡的道。  “好嘞!”小二不一会儿就端来了上好的竹叶青,他又谄媚的笑道:“客官,现在该过年了。我们店推出了‘阖家欢乐’、‘美好人生’‘年年有余’、‘来年发财’等菜肴,您要不尝尝?”  “滚!”轻轻吐出的一字,却令小二心头一震。  喝完了酒,小伙子结了帐,走出了状元楼。  他叫九鹏,是杀手盟的人。不但是杀手盟的人,而且是杀手盟杰出的人。这次他来天涯城,不是游玩、不是探亲、而是杀人。当然,能够让九鹏出手的人,不是寻常人;这个人就是天涯城轩辕家的家主轩辕噬龙。同样,能请得动九鹏的人,也不会是寻常人。  走在年味越来越浓的街上,九鹏脸上没有一点背井离乡的凄凉感,当然也没有出手夺命时的快感,有的是冷淡、像是雕刻的木偶。  “哦——”一个小孩拿着冰糖葫芦在跑的时候,不小心撞在九鹏身上。九鹏转过身,冷冷的  看着他。小孩看见那深渊般的冷瞳,吓得哇哇哭了起来。  当哭声渐大的时候,一群侍女陪同一个身着鲜艳而且很是美丽温和的贵妇跑了过来。贵妇跑到小孩面前,道:“云儿,你怎么乱跑啊。”  哄完小孩,她又对九鹏道:“这位小哥,实在对不起,我儿子给你添麻烦了。”  九鹏没有说话,当然也没有什么值得他说话。他的任务,只是杀人,不是说废话。  当九鹏离开后,刚刚撞击了九鹏的小孩乐呵呵的拿出一个木制的牌子,道:“娘亲,你看。”  “这是什么?哪来的?”  “从那个冷冰冰的大哥哥身上偷来的哦。”  “你这孩子。”贵妇生气的叱道。她拿过牌子,看了一下,脸色有些发青,喃喃道:“杀手盟,九鹏。杀手盟的人?”  九鹏当然不会知道自己丢了牌子,因为他从来不会查看这些东西。他活着,只是杀人。  夜深了,轩辕家灯火通明,仆人们来来往往,准备过年的用品。轩辕家的人却不会知道,在庭外那棵不起眼的老柳上,正潜伏着一个名声大嘈的杀手。  九鹏不会在今夜动手,而且他也在今夜不敢动手。不仅轩辕噬龙一人就已是武艺精湛,独步天下;而且还有他的三十二天虎与三十二地龙保护着他。所以,九鹏今夜非但不能击杀轩辕噬龙,而且连逃跑的几率都没有。  但是,机会总是有的,比如在年三十夜。这晚,是轩辕家族的人团聚之夜,三十二天虎与三十二地龙应该不会在身旁。而在这时,自己可以凭借暗杀术偷偷接近他背后,一击击杀,不留活口。  第二日,已是三十。老柳依旧不起眼,因为没有了使它起眼的东西。白天,九鹏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老柳上,因为这是个只要头脑正常的人就不会犯的错。  那么,他在哪里?当然在酒楼里。江湖侠客,以酒为伴,而杀手也不例外。假如没有酒,他们会被手下结果的冤魂摧残发疯,但不会致死。喝酒只是为了麻痹自己,让自己活在梦里。  三十夜来了。轩辕家的聚会终于迎来了高潮。  轩辕噬龙酒酣之余,开怀畅谈,令坐者一片笑闹。  忽然,轩辕噬龙感到一阵不安,他示意所有人暂且退下去。一时间,大厅中只留下了轩辕噬龙一人。  “噌——”一道剑气袭来,轩辕噬龙深感不妙,忙一侧身;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剑尖刺进了他的肩膀关节处。  九鹏摇了摇头,叹息道:“唉,倒退了。”  “九鹏,杀手盟高手。”轩辕噬龙没有怒,反而在笑。只是,他却动不了手了。  “没错,轩辕噬龙,你该走了。可惜……”九鹏惋惜道。  “可惜什么?”  “可惜你见不到新年的缕曙光。”  说这的话不是九鹏,而是一个女子,一个很漂亮温和的女子。这个女子,九鹏一定认识,但却不一定会到名字。  “万铁虎口中的九鹏,原来是你?只不过,你却太不小心了,丢了令牌却不知道,还好,是到了我手里。”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日街上碰到的那个贵妇。同样,他也是轩辕噬龙的老婆,但却是个不守妇道的老婆。  “你和万铁虎是什么关系?”轩辕噬龙口中的万铁虎,不是别人,而是他手下三十二天虎的首领。  “你猜呀?”贵妇娇媚的一笑。  “贱人。”轩辕噬龙啐了一口。  “她是个贱人。只不过,你却也是个糟老头。”声音刚落,便走出来一个虬髯大汉,他正是万铁虎。  “没想到真是你。你以为张凤阳会放过你?”轩辕噬龙冷笑道,但是他却笑得有些牵强,因为他有些怕。  果然,万铁虎的一句话就浇灭了他的念想:“张凤阳?估计这会子跟他的三十二地龙在黄泉路上吧!”  “九鹏,辛苦你了。这杯酒,算我敬你。”万铁虎又扫了一眼轩辕噬龙,便走到酒桌旁斟酒。因为在他看来,轩辕噬龙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人,还值得他重视吗?  九鹏接过万铁虎手中的酒杯,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没什么辛苦。”  “那好,就干了这杯吧。”万铁虎笑眯眯的道。  “我倒想干了这杯,可是……”九鹏踌躇道。  “可是什么?”  “砰——”酒杯落地,瞬间里面的酒液就将地面腐蚀不堪。  “可是你却想害我啊。”九鹏冷笑道。  万铁虎脸色一变,但马上又笑道:“我相信死人不会透露秘密,就像她。”他的手指指向了轩辕噬龙的老婆。  “我怎么……”话还未尽,贵妇只觉得喉头一阵火烧感,便倒了下去。  “你还真不是人。”九鹏讥讽道。  “是吗?只不过,我不是人这一事实,马上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你还真是自信啊。”  “我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万铁虎打了个响指,道:“三十二天虎,出来吧。”  “倏”地一下,出来三十二个盔甲人。不过,他们不是三十二天虎,而是三十二地龙。接着,又走出一个面容白净,犹似书生的男子,他正是张凤阳。  “这?”万铁虎惊得合不拢嘴。  “哈哈哈。”刚刚还苟延残喘的轩辕噬龙突然间站起来,道:“黄泉路上的,不是三十二地龙,而是三十二天虎。九鹏,凤阳,辛苦你们啦。哈哈哈!”  “你们!你们都算计好了,原来如此,哈哈!”万铁虎气极反笑,他长叹一声,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话毕他的袖间窜出一把利刃,他并没有冲向轩辕噬龙或是张凤阳九鹏,而是将刀刃捅进了自己的胸膛。  万铁虎死了,不甘心的死了。  “老爷,他们怎么办?”张凤阳口中的他们,当然不是轩辕噬龙的妻子和万铁虎,而是他们的尸体。  轩辕噬龙摇头叹息道:“埋了他们吧。”  做完一切,已是夜半时分。  轩辕噬龙对九鹏热情的道:“九鹏少侠,在我府上过年吧。”  九鹏听后笑道:“多谢轩辕老爷的款待,只不过,我的那帮兄弟还在凤凰山等我回去过年啊。”  “嗯?”轩辕噬龙沉吟了一会儿,道:“那我就不留少侠了。只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九鹏诧异道。  “骑上我的闪电驹,两个时辰就可到达凤凰山,想比还能赶上与你的兄弟看新年的曙光。”  九鹏听后,笑而不答,只是点了点头。  天涯城中,五彩缤纷的烟火点亮了夜晚,照射的整个天空明亮无比。而在城外林中的漆黑小道上,一个人,骑着一匹宝马,绝尘而去。  <完>  (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个江湖,短短睁眼闭眼数次,已是好多年。这篇武侠,献给即将来临的新年——2013.这一年,我们一同启程。)    《叶少门之怡红案》  注:这篇文章发布江南烟雨时,稍作了修改,为的是给大家呈现一个更好的文章。而且这里要说明的是:文中的柳无难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而他的绝技雷霆闪电七七四十九式说成是绝迹江湖三十年的剑法。大家可能会疑惑,所以我会在这里说明一下,柳无难说不定是某个高手的传人,亦是亲人也说不定。本文重在刻画叶少门,所以一些细枝末节不多做描写,以免累赘,并同时给读者更广阔的想象空间。也许,以后的文字中会出现柳无难的一些事哦。    怡红院,京城豪华,的妓院,非富非贵之人,只能望而止步。往日的怡红院,姑娘们会站在楼上的廊道里,用绣有牡丹芙蓉的手帕轻掩嘴角,指着过路的公子们谈笑风生。然而今日,怡红院却异常的凄凉,或是惨淡。怡红院两侧的老柳树耷拉着枝条,显得无精打采;就连树上的几只雀鸟,也躁动不安的爪挠绒毛。  镜头移至怡红院门口,只见那雕梁画栋、玉砌金筑的门口站着两排捕快,个个不怒自威。怡红院的老鸨焦急的在门内来回踱步,眉头紧皱,唉声叹气。然而怡红院的那些姑娘,却一个也看不见,不知被安排在了何处。  “一剑洞穿喉咙。”捕头秦宇摸着虬髯胡须,咬着牙齿的道:“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竟会死得如此残忍。”躺在地上的,是个穿着鹅黄色轻纱的绝色少女,只不过脖颈处有一道红色的剑洞,人已死去多时。这道剑洞,并未出血很多,只有点点血迹凝固在伤口处。  “唉……”一声懒散的哀叹声传来,江湖声名显赫,飞刀独步天下的名侠叶少门抱着双肩摇头道:“昔日的花魁,今日的尘埃。”  这是一个英俊的不敢让人逼视的少年,俏眉入鬓利如刀刃,脸庞精致彷如细琢,嘴唇薄嫩如出水芙蓉花瓣。但让人瞩目的是他那双永远看起来犹如夜色中耀眼的明星的眸子;这双眸子,不含一点瑕疵,纯净而清明的好似世界上纯净的玉液。  “叶少侠,你如何看待这事?”另一个捕头是个三十左右,脸庞干净清瘦的汉子。  “听说昨日死者去过贵衙门?”叶少门道。  “没错,昨日乃我家老爷五十大寿,而素闻黄依姑娘琴艺无双,于是特地从怡红院请过去为老爷祝寿。”秦宇说话间,下巴的虬髯跟着跳动。  “那么,黄依姑娘是否得罪过衙门之人?”  “得罪?好像没有……”秦宇摸着下巴踌躇道:“哦,他昨天好像不小心踩了柳无难捕头的脚?”说罢,秦宇瞄了清瘦汉子柳无难一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宇?难不成我会因为这点小事而杀人?”柳无难怒斥道。  “当然,柳捕头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杀人。只不过,会不会是因为其他的事情……据我所知,我们老爷喜欢黄依姑娘,但黄依姑娘似乎对某个人有情,而这人会不会因为这原因,就……”秦宇讥讽道。  “你用不着打哑谜,没错,我是和黄依有染,而且关系不错,但这非但不能说明我杀了她,反而排除了我的嫌疑。”柳无难道。  “你们看到没?”叶少门沉吟半响后道:“黄依死时为什么会笑,而且还很幸福?”他仔细地观察着黄依,用手指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尽量使自己头脑清醒,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  秦宇和柳无难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她甘愿去死,或者是因为她正开心的时候有人杀了她?”叶少门踱步着道:“所以,这个凶手,一定与死者关系非同小可。”  “好啊,你竟然是凶手!”秦宇怒喝一声,拔刀迎向柳无难。  “等等。”叶少门手指一晃,一道银光自袖间耀出,击落了秦宇的刀——那是一柄银质的小巧玲珑的飞刀。  “谁告诉你他就是凶手?”叶少门似笑非笑的盯着秦宇道。那双不含瑕疵的眼睛,让他难受。  “这不明摆着吗?”  “也许,黄依是自杀的?”  叶少门一语道出,秦宇便开始大笑:“自杀?哈哈哈……”  “因为她中了毒,自知命不久矣,所以不想再受罪。”叶少门道。  “中毒?”柳无难眉头紧锁,道:“可刚刚检查并未发现有中毒迹象。”  “一般的毒当然会被发现,可是,黄依中的,却不是一般的毒。“  “哦?”柳无难惊异的道。  “去你的,如果她真中了毒要自杀,怎么会笑呢?”秦羽鄙夷的道:“素闻叶少门叶少侠堪称‘探侠’,今日一见,却也是徒有虚名而已。”  “呵呵,好久没有人这么说过我啦。”叶少门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道:“如果一个人明知死是一种解脱,那么他为什么要忧愁呢?”  秦宇听后,悻悻得住了嘴。  叶少门看着两人迷惘的表情,于是不好再兜圈子,只好一笑道:“我仔细检查的时候,发现她耳朵后有一朵梅花。”  “梅花香!”柳无难道。  梅花香,是一种剧毒。这种毒,无药可解。  “据我所知,梅花香市场根本没有出售的。”柳无难道。  “所以,能够找到梅花香这种毒的,在这个地方也只能是官府了。”叶少门笑道。 共 614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专科医院好
云南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治疗羊角风疾病的方法是什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职场 抽奖微信小程序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